登陆应用
首页 > 美文 > 最新美文

那些流逝的青春

 1.jpg

都市的生活日渐精彩,相对从前而言,可谓之为翻天覆地,在这物欲横流的今天,却然觉得少了某些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。

小时候,家里很穷,学费都交不起。五分钱一个的纸包糖,我一个星期只能买两个,三毛钱一个的包子,我一个星期也只能买两个,这是父母给定的。我也聪明,常常一个星期省两个包子钱两个纸包糖钱,一个月下来倒也能攒个两三块钱。攒到某天放学的时候把这两块多钱全花光,然后一个人在放学的路上偷偷一边吃一边乐着……那是我觉得最美的滋味了。

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特爱偷偷跑到村里一个堂哥的家里去,因为他家的书桌上有着太多的连环画和图书,我常常是去了忘记回家,我家是没有条件给我买书的。直到现在我都爱看书,也爱看连环画。

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12岁,人比黄花瘦,在学校经常被我后排的男同学欺负,骂骂人那是小意思,动不动会踹我几脚,我跑去报告老师,老师一到他低头不语,老师一走我更惨。这些,我从不敢跟我的父母讲,怕他们知道会不让我上学。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个男同学的名字,只可惜从我从学校出来后再也没见过他,要不我一定会把他当初给我的通通还给他。

清早起来放牛,放牛的时候还要捡些干牛屎拿来烧火。放学后扯猪草,常常是三五个一起去,扯着扯着就来石头剪刀布,输一次给一把猪草,结果常常是我输,最后的结果是我空着背篓来空着背篓回去,然后就是回到家整个村庄都能听到我的哭声。

夏天来的时候跑去山上摘茶树上结的山茶泡,凉耳朵(只可惜,现在那些山一片都没有了,儿时的这些只能成为永远的回忆),村子里建茶场的时候,我也会跟着大人一起去采茶,一斤三毛钱,我记得我那天采了一整天采了五毛钱,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
跟着妈妈赶集的时候,看到妈妈口袋里的五块钱,我乐了:妈妈你把这五块钱给我,我保证一辈子都不会再问你要钱(那时的我,觉得五块钱真是个天文数字了),妈妈横了我一眼:“要真那样就好了”。我那时候还很不服气地在心里想:五块钱,我可以用一辈子了,肯定不会再问你要了啦。

那时候没见过电视,只有看电影,常常是村里人传来口信说,今晚哪里哪里有电影看,早些吃完饭一起去看电影。要看电影的时候吃饭速度那是相当的快,吃完饭一群人就拿着手电筒出发了。第一次看的电影到现在都记得片名:聊斋。所以我到现在都相信这个世上确实是有聊斋的,因为里面的女人太可爱了太美了太善良了。也因为是看了《聊斋》,我才认识什么叫“秋千”,于是回家后就动手做自己的“秋千”,就是拿几把干稻草搓成一条拇指粗的绳子然后挂在两颗树上,我就坐在中间,也叫我妹妹在后面推我。荡“秋千”的后果是:绳断了,我从二米多高的“秋千”上摔下来,刚好砸在石头上,头破血流,这还不打紧,不能给父母知道。于是我就假装累了要睡觉了,然后就这样手捂着头就这样去睡觉去了。等妹妹告诉母亲来看我的时候,由于时间久,我的头发都是硬硬的红色了。

那时候时不时会有木偶戏看,看完木偶戏后,我回家后也学着那里面的“刘海砍樵”,拿一条尖尖的棍子从这条凳上跳到那条凳上,结果一个不小心没跳好,尖尖的棍子从下巴处一直划到下脸颊处。我下脸颊上的伤疤就是这么来的。

当村里有个堂伯家买了整个村里第一部电视机的时候,我天天跑去他家看,我也记得那时候看的第一个电视剧:封神榜。所以,直到现在,我都信有神仙,我甚至幻想有一天也有一个神仙来帮我(儿时的幼稚,现在想起来却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天真无邪)。

村里女人洗衣服的样子那是最美了,常常是三五个女人结着长长的辫子端着盆子在河堤上洗衣服,那时候也没搓衣板,更别说洗衣机了,就拿一根小小的棍子坐在河堤上往衣服上轻轻地打,翻来复去地打,直到把脏东西打干净,再清水过两遍就行了。

上初中的时候,偷偷喜欢上了班上一名男生,他的父亲是我们学校的老师。我喜欢他的幽默,他的风趣,他的字非常非常的美,我到现在都觉得他的字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字。我还特喜欢他绘的画,那种水墨山水画,让我觉得心旷神怡。可能,他到现在都不会知道我曾经那么喜欢过他。从学校各奔东西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。我把这种感觉归纳于:青春的悸动。少女时代的思念不分昼夜,而今,却能做到不喜不怒了。

上高中的时候,16岁,已经婷婷玉立。因为学校太远车费又贵,一个月回家两次,一次来回的车费要8块钱。我觉得太不划算了,于是在某天有两个男同学说要走路回家的时候我也双手高举说,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走路。结果从中午12点放学就开始走,一直走到晚上六点天快黑了还没走过一半。三个人我是最远的一个。走到最后我没办法了。因为再不搭车我一个晚上都走不到家里,而且我也不知道方向了。结果8块钱的路费我还是搭了5块。半夜12点到的家。母亲看到我还吓了一跳,等我告诉她我走了一半的路然后搭车回来的事的时候,我的母亲说了一句让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且心疼的话,她说:你这样走回来,你把鞋子磨破了,给你买双鞋也得几块钱啊。我晕倒了,原来我走了大半天的路居然白走了,且还损失掉一双鞋,我得不偿失。

儿时的梦想太多,我的第一个梦想是当老师,第二个梦想是当画家,第三个梦想是当作家,这三个“家”的梦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。到现在什么“家”也没当成,却成了个居家小女人,不禁莞尔。

上一篇:如果没有人看见我,那我就站到有人能看见的地方

下一篇:你怎么还不辞职?

分享文章到:

评论

我要回复:

提交

相关推荐